伤患断送生涯改当教练61岁前州手教障友打羽球

伤患断送生涯改当教练61岁前州手教障友打羽球(马六甲讯)一名70高龄的阿公级人物,年少时曾是羽球州手,但因右脚膝盖韧带断了,从此无缘再上战场。不过,他实在太爱羽球了,遂积极受训并当上国家羽球队教练。可能是切身之痛,61岁后,他义务改当残障球员的羽球教练,且全国“跑透透”,不遗余力地鼓励残障人士加入打羽球的行列。来自吉隆坡的巫振杰是前雪州羽球州手,当了多年雪州羽球总教练,目前是羽球教练导师和国家残障理事会属下的残障球员教练。戴着一幅眼镜的他满头白髮,但丝豪不见老态龙锺,扎实的身形是常年训练有素的成果。他自小喜欢打羽球,13岁参加校际比赛,17岁参加雪州羽球赛时晋入半决赛。然而,就在他的羽球生涯正要萌芽,他的右脚膝盖韧带却断了。19岁应该是运动员的黄金时期,但他却要永远退下战场,即使痊癒也无法再上阵与他人较劲。32岁考到教练执照不过伤心归伤心,他仍积极做物理治疗,然后改打乒乓锻鍊体力,可惜心中仍对羽球念念不忘,最后更决定朝羽球教练领域发展,并在经过一段时间的训练后,在32岁那年考到了教练执照。巫振杰担任过大马汤杯球员的教练,直到1998年才开始教导残障球员打球。“当时我还是雪州羽球队教练,有个残障人协会找教练,我觉得这是一个新的挑战,所以就接下这个任务。”就这样,他的残障球员教练生涯从吉隆坡开始,过后陆续在槟城、霹雳、玻璃市、芙蓉、马六甲、彭亨、新山、沙巴及砂拉越成立了活动点。早已退休的他,要如何应付日常生活及义务教球的开销呢?温和的他顿时不知如何回答,然后腼腆地说:“我年轻时帮父亲打理橡胶园和锡矿场。”彷彿是在说,他很能吃苦,不用替他担心。试坐轮椅研究技术不同残疾用不同训练法教导四肢健全者和残疾者,当中有很大的差别。由于之前没有训练残障羽球员的例子可供参考,图书馆也查不到相关资料,巫振杰只得边教边学,再不断改进以寻找最合适的训练方法。“普通人的手脚都能使力及保持平衡,但是残障人士在这方面就差一点。由于球员的残疾不一样,有的患小儿麻痺症者,有的因为意外肢残;有的要坐轮椅,但有的只是行动不便,因此每个球员的训练方法都是有别的。我都是先观察他们个别打球的情况,慢慢揣摩他们的强点和弱点。有时为了想出最适合他们的技术,我会坐在羽球场思考大半天,甚至自己坐在轮椅上打球。”巫振杰说,在众多残障球员中,坐轮椅的是最难教导,因为他们双手有力,但腰部却没有力。他两年前也教过一名右手放久后便提不起来的男生,但是经过训练后,男生的潜力发挥得淋漓尽致,2年内便拿了4次冠军。曾当大马汤杯球员教练助西迪兄弟夺无数冠军曾担任过大马汤杯球员教练的巫振杰,也曾在大马羽球队的黄金时代,当过大马着名兄弟羽球国手──米士本及再兰尼西迪的教练。这对兄弟早年曾为大马夺下多项世界级羽球赛的个人冠军及双打冠军。对于“明师出高徒”的一环,谦逊的巫振杰并未多加渲染。他只是说,穿短裤在球场上奔跑和挥羽球拍对四肢健全者而言,是轻而易举的事,但对残障球员来说,这却是一项挑战。"当了这幺多年的教练,他的心得是“教练”不等于“叫练”。好的教练应放低身段、从旁观察、再根据球员的水准教起。这与只“叫”球员练球的“叫练”有别。残障球员自卑不敢跑教练兼当心理辅导师巫振杰说,一些残障球员初来报到时,都是穿长运动裤下场的,因为他们害怕他人的异样眼光,更怕人家将焦点放在他们乏力的脚上,所以也不敢在球场上跑动。“大多数残疾者都比较害羞和自卑,需要长时间的沟通,协助他们建立自信心,他们才会有鼓起勇气踏入球场。”“残障球员的教练,更多时候也是心理导师。后来我想到一个方法,先教他们‘开球’,这样他们就不必跑。等他们的信心渐渐增强后,就不会再介意他人的眼光了。”作为义务教练,巫振杰除了比赛时享有津贴外,平时从订球场、买羽球拍、羽球到轮椅等,都得自己想法子找赞助商。“比如羽球,球员平常练习的都是人家使用过的二手羽球,新羽球只能留待比赛时用。场地也是羽球馆经营者赞助的。现在我们有8台轮椅,但我的目标是每州都有两三台,我倒是希望有人能赞助轮椅。”让残障人士参加运动,是巫振杰的毕生愿望。他也积极栽培残障球员的教练,希望有更多人加入教练行列。他训练出来的其中一名教练,是12岁就随他练球的前国家女队球员温世梅。”巫振杰所指导的残障球员的夺奖记录1998年:4名球员到泰国参加第7届远东南太平洋残障运动会(Far East South Pacific Disable Game),球员初试啼声,即夺下单打及双打亚军;1999年:在越南举行的第二届残障人士运动,取得6面金牌、3面银牌和4面铜牌;2002年:在台湾举行的世界冠军杯拿下6面金牌、2面银牌和3面铜牌;2004年:在吉隆坡举行的第一届亚洲残障人士运动会羽球杯夺得6面金牌;2005年:菲律宾举行的亚洲运动会中拿下4个金牌;2006年:第九届远东南太平洋残障运动会中,拿了3面金牌、3面银牌及4面金牌。•2007.06.02
上一篇: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