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口老化…台湾如绿叶缓缓落下?

人口老化…台湾如绿叶缓缓落下?

您喜欢去电影院还是医院?您喜欢去探望新生儿还是去殡仪馆?您喜欢看美女帅哥还是白髮长者?答案都很清楚!可是在台湾,每天去医院的人比去电影院的人多,死亡的人数有时比出生的人还多,老人家比大学生还多,也比桃园县加上新竹市的人还多,是原住民加上新移民的两倍半。

昨天卫生署公布了新数据:台湾有廿三个乡镇区是每五位民众就有一位老人。十四年后,全台湾每五位民众就有一位年岁超过六十五岁,包括我们这些第一批没考初中直接上国中的。

老,可能不可怕。不过,「老而病」可怕,百分之八十九的老年人有一项慢性病。「老而残障」也可怕,三分之一的老年人领有残障手册。「老而贫穷」难过日子,长辈是低收入户的主要人口群。「老而孤单」也很无奈,多数老年人的生活都常在孤单之中。

这些年长者都曾经为台湾的美丽付出时间与精力,台湾成为美丽之岛,主要是依赖长辈们昔日的付出。如今他们不再美丽,台湾也可能跟着不美丽了。以生态来说,无数长者昔日种稻、种树、种花,但今天田园荒芜、到处砍树盖房子。老人家的根,在台湾工业化的浪潮中,不断被拔除。他们的生命,彷彿绿叶缓缓落下。

生死学大师,临终关怀的倡导者伊莉莎白库伯勒罗斯所写的最后一本书就是《当绿叶缓缓落下》,她说:「要倾听临终者的话,他会告诉你需要知道的事,但你往往忽略。」

为什幺是以绿叶缓缓落下为书名呢?我常去医院、安养机构与荣家,这两年尤其频繁。看着被癌症折磨与插着管子的长辈,特别能体会这句话。「缓缓」是过程,正如「老化」也是不停止、不能逆转的残忍过程。然后,气息结束,落在土地上,不可能再接回树上了。尘归尘、土归土。但是,这些长辈正告诉我们许多需要知道的事,但我们往往忽略。

最近无数人争着看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在那个人生七十古来稀的年代,八十几岁的黄公望想要透过这幅画描述什幺?我认为他画了「缓缓」也道尽了「落下」。我正缓缓步向老迈,事业也在退潮,所写的也少有人看。

不说个人,说说台湾,昔日无数人打拚而有的经济奇蹟,岂不正缓缓地因为高龄化和少子化而下滑吗?昔日守着家园抚育子女的,如今一一老衰。昔日繁华的农村,如今日渐沈寂。昔日热闹的乡镇,如今连年轻人都看不到。昔日捍卫台湾的老兵,如今已快速凋零。

悲观吗?正如希腊那个古老神话里狮身人面的怪兽斯芬克斯所问的谜语:「什幺动物,早上四只脚、中午两只脚,傍晚用三只脚走路?」身为人,夕阳无限好,需要用三只脚走路时,希望自己的脚强健,家庭与国家另两只脚也帮忙撑着。使我们虽然年岁越来越高,却能不病、不残、不穷、不孤独,能够老身硬朗、老本足够、老居安适、老友往返、老伴相随!

〈本文仅供参考,不代表本会立场〉

上一篇: 下一篇: